永利铔厂的民族工业传奇

2021-02-19 | 来源:联合日报

  永利铔厂是中国第一座化肥厂,中国第一包化肥、第一包催化剂,以及第一套合成氨、硝酸、硫酸的生产装置都在这里诞生。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该公司为全国27个省区市70多家企业培养输送大量的各类专业人才,是名副其实的中国化学工业的摇篮。

酸厂建成 补足化工基础

  酸和碱是现代化学工业的两种基础原料,纯碱和硫酸的生产水平对于一个国家的工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近代中国由于生产力落后,只能进口“洋碱”,西方列强趁机谋取高额利润,掠夺中国的资源财富。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欧、亚交通梗阻,洋碱输入锐减,一些外商趁机哄抬碱价,最终导致国内造纸、印染、冶金等以碱为原料的工厂被迫停产,普通老百姓无碱,只能吃酸馒头。

  1920年民族实业家范旭东在天津塘沽兴建永利碱厂,定名为“永利制碱股份有限公司”,并以“红三角”为商标,用国际先进技术索尔维法制作碱。该技术复杂,且被国际索尔维公司所垄断,但范旭东、侯德榜等毫不气馁,于1924年开始出碱,1926年6月制作出合格的碱,碳酸钠含量超过99%。范旭东把中国人自己生产的优质碱称为“纯碱”,区别于外国的“洋碱”。该产品于1926年8月在美国费城世界博览会上荣获金质奖章和“中国工业进度的象征”评语,产品畅销国内外。

  中国是人口大国、农业大国,对化肥(俗称“肥田粉”,主要成分是硫酸铵)的需求量很大。在旧中国,化肥无法实现自产,自20世纪20年代开始,中国每年需要进口大量的化肥。1929年永利碱厂开始盈利,范旭东开始筹建酸厂,并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创办酸厂的请求。当时国民政府只对他的提议予以赞赏,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支持。范旭东只能游走于国内各家银行,说服他们投资办厂。

  1931年南京国民政府实业部为解决国防和农业发展问题,计划建造大规模的硫酸铵厂,由于该项目存在技术和资金问题,希望引进外资企业进行合作建设。英、德两国公司提出进口原料全部免税、产品由其包销,还有巨额的设计费的苛刻条件。面对这种情况,范旭东向实业部递交了承办硫酸铵厂的申请。1933年底,行政院会议审议通过该申请并由实业部转发批准,要求硫酸铵厂动工后两年半内建成。之后,范旭东先后奔赴上海杨树浦、安徽马鞍山、湖南株洲、南京卸甲甸等地实地勘察,最终选定南京江北卸甲甸为厂址。范旭东在国内筹划码头、交通、厂房等工程建设和人员培训工作,侯德榜率领技术人员赴美国与厂商谈判,设计合同,选定设备,两人相得益彰,建厂工作快速推进。

  1935年上半年,厂房建设基本完成。至1936年9月,业已完成焦气厂、压缩部、合成部、精炼部的建设工程,12月顺利完成锅炉房、硝酸厂、硫酸铵厂的内外管线、冷水塔、江边深井等项目建设,至此永利铔厂的基础建设工程全部竣工。1937年1月,硫酸厂正式启动生产;2月硫酸铵厂、合成氨厂继而开工并投产。永利铔厂是当时远东一流的大型化工厂,开启了中国化肥工业的先河,为中国化学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抗战救国 开辟化工新中心

  永利铔厂投产后主要生产硫酸铵。时值春耕,“红三角”肥田粉畅销江苏、浙江等省,并出口东南亚,形势一片大好。然而1937年8月淞沪会战爆发后,为支持全面抗战、支援前方战事,永利铔厂改产硝酸铵,运往金陵兵工厂,为生产炸药提供原料。日本人深知永利铔厂的军用、民用价值,通过各种渠道对范旭东、侯德榜等人威逼利诱,想通过合作办厂的方式吞并该厂,为日本侵华服务。但范旭东、侯德榜等先贤坚持“宁举丧,不受奠仪”的原则,予以严词拒绝。于是日本人暴露出凶恶的面目,派遣飞机于8月21日、9月27日、10月21日三次轰炸该厂,先后有87枚炸弹落在厂区,厂内车间和设备破坏严重。1937年底,永利铔厂被日本占领,厂里的主要技术人员和工人随厂西撤。

  1938年元旦前后,西迁的“永、久、黄”团体(代指范旭东创建的永利化学工业公司、久大精盐公司、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成员共1000多人背井离乡,撤退到汉口。面对困境,范旭东鼓励众人道:“首先要打破逃难心理,善用此时机,为中国在华西创立一化工中心。”他先后创建久大自贡模范盐厂及三一化工制品厂,迁建黄海化学工业研究所及创建永利川厂于乐山五通桥,建立纯碱、砖瓦等企业和侯式碱法中间试验场等。永利铔厂原计划迁于湖南,由于战局迅速恶化,只能暂缓,迁到四川后,由于交通和资金问题,未能建成投产。

  1945年8月,抗日战争取得胜利,全国人民欢欣鼓舞。范旭东当即决定组织先遣队,赶赴南京开展永利铔厂的接收工作,励志恢复生产、规划我国化工建设的宏伟蓝图。但天不假年,10月4日,范旭东因病在重庆逝世,留下“齐心合德,努力前进”的遗言。当时参加重庆谈判的毛泽东亲笔题写“工业先导,功在中华”八个大字的挽幛。侯德榜当选为永利化学工业公司总经理,永利职工继承遗志,齐心协力恢复生产。

  1945年11月,永利铔厂接收完毕,但由于受日军毁坏严重,历时10个月才恢复生产,产量仅有战前的三分之一。其中硝酸厂已经成为空壳,硝酸生产设备被日本人盗拆至九洲东洋高压株式会社横须工厂。国民党政府和盟军总司令部对追还设备态度消极,经过两年八个月的艰难交涉,侯德榜亲赴日本办理,才于1948年4月11日将1482件、毛重550吨的硝酸塔设备运回国(其中被窃的白金网11月才运至上海),这也是我国被日本劫走的大量设备中唯一争取回的一套设备。

迎接新生 再创时代新篇章

  1949年初,隨着三大战役胜利结束,国民党的主要军事力量被摧毁。在人民解放战争即将取得全面胜利的形势下,国民党对其统治区内的工厂、企业、学校及重要设施,采取“绝不留给共产党”的反动方针,永利铔厂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企业也在其中。中共永利铔厂支部按照中共中央关于地下党组织护厂工作的指示,组织护厂“同人互助会”,以“职工团结、劳资合作,护厂保家、共渡难关”为宗旨,提出“护厂保家,迎接解放”的口号,开展护厂保家运动。1949年4月21日下午,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配合下,解放军35军104师炮兵团带着毛泽东关于“对付永利铔厂守敌,只能诱之野外歼灭,不能强攻,不能硬打。如果毁坏了永利铔厂就毁了半个南京城”的指示,占领凤凰山,经短暂战斗,胜利进驻永利铔厂。4月23日,南京解放。5月10日,南京市人民政府成立,刘伯承任市长,对永利铔厂在政府贷款、产品收购和调拨原料方面予以关怀,促使该厂在停产4个多月后于6月14日复工,18日正式出货。

  1949年夏,周恩来接见克服重重阻碍而归国的侯德榜,称赞道:“永利化学公司人才荟萃,是一个‘技术篓子’,在新中国建设中‘极其可贵’。”

  早在1934年,“永久黄”团体创始人范旭东,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确立了该团体的“四大信条”:一是我们在原则上绝对地相信科学;二是我们在事业上积极地发展实业;三是我们在行动上宁愿牺牲个人,顾全团体;四是我们在精神上以能服务社会为最大光荣。“永久黄”团体的全体成员以此为共同理念和行为准则,用科学精神投入实业,服务社会。

  工业是国民经济的主导,决定着国家的技术水平和经济发展水平。近代中国一些有识之士怀着实业救国的梦想,呕心沥血建立了一批近代民族工业企业。受到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中国近代民族工业举步维艰,发展缓慢,但他们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以坚韧不拔、顽强拼搏的气概,创建了一批如永利碱厂、永利铔厂这样在国际上负有盛名的企业,为中华民族争得了荣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