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独秀和胡适的友谊

2019-03-28 | 来源:联合网

□杨启彦
  1915年,陈独秀从日本回国,在上海创办《青年》(《新青年》前身)杂志。上海亚东图书馆经理汪孟邹和陈独秀是同乡又是好朋友,汪向陈独秀介绍了胡适。其时胡适还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思想进步新锐,发表了一些文章,在同学中引起不小的反响。汪孟邹特别推荐了胡适的长诗《送梅觐庄往哈佛大学》,陈独秀看了十分欣赏,便托汪孟邹向胡适约稿。1916年初,胡适把自己翻译的俄罗斯作家库普林的短篇小说《决斗》寄给了陈独秀。从此,两人书信往来,开始了神交历程。
  陈独秀是安徽怀宁人,胡适是安徽绩溪人,两人论起同乡,友谊进一步加深。一次,胡适在信中提到文学革命的“八不主义”,引起陈独秀的共鸣,催促胡适赶快成文。胡适不久就写成文章寄给陈独秀,陈独秀看后亲自写了“跋语”,发在《新青年》1917年第2卷第5号上。这篇文章就是著名的《文学改良刍议》,它全面阐述了文学革命的主张,吹响了文学革命的号角。《文学改良刍议》引起了文学界的巨大震动,陈独秀写了《文学革命论》进行响应。于是,陈、胡两人成了新文化运动的急先锋。
  陈独秀任北京大学文科学长后,向蔡元培推荐了胡适。蔡元培对胡适也有所耳闻,当即表示同意。胡适于1917年7月进入北大,教书之余,协助陈独秀编辑《新青年》杂志。后来陈独秀又创办《每周评论》,也交由胡适编辑。
  但陈独秀和胡适政治观点的不同,也渐渐显露出来。陈独秀是激进民主主义者并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领导人;胡适却只想做学术研究,主张“只谈文化,不谈政治”。陈独秀在《新青年》上发表《本志宣言》,鼓吹民众运动,号召群众起来革命,推翻有产阶级;胡适却在同一期《新青年》上发表《新思潮的意义》,提倡“整理国故,再造文明”,由此可以看出两人追求的不同。陈独秀离开北大后,到上海继续办《新青年》杂志,继续宣传革命思想,后来胡适也到上海,两人经常在亚东图书馆见面,但聊着聊着就因为各自不同理念而争吵。
  虽然政治观点不同,但两人的友谊依旧。陈独秀曾在五四运动爆发后散发传单被捕,胡适积极营救使陈独秀得到释放;1922年8月,陈独秀又在上海被捕,胡适依然四处奔走并致信顾维钧为陈独秀开脱,使陈独秀再次被释放;1932年,陈独秀又一次被捕,胡适又进行营救但没有成功。陈独秀坐了牢,胡适还找到汪精卫为他说情。陈独秀定居四川江津后,生活十分困难,只有点稿费收入。当时胡适已任驻美大使,得知陈独秀的情况后,极力联系让陈独秀去美国定居,但陈独秀拒绝了。不久,陈独秀病逝。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