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轿子的形成及格调

2019-03-22 | 来源:联合日报

  □李丹 

  古时轿子是权力和荣耀的重要标志,有深刻的封建等级烙印,历代统治者都曾制定过轿的形制等级,体现在轿的大小、帷帐用料、质地和轿夫的人数等方面,不同品级的官员则坐不同的轿子。天子銮驾专用黄盖黄帷子;明清两代,文禽武兽的官轿帷子为蓝呢或绿呢。

  轿子,古称肩舆、步辇、担舆等,由来甚久,它是由先秦时代的辇舆转变而来。辇是用人力推挽的车。舆是车的车轮以上部分,俗称车箱。宋代以后,“轿子” 的名称开始流行,并逐渐形成统一的叫法。

  溯轿子之源,当在汉代。时达官显贵或公干或私事,均习惯于乘坐车马,然途经山路时,往往因坡陡道险,车马不能行。有人便发明在一块长方形木板上固定两根杠子,乘者盘坐其上,让人抬着走,形似现在的木板担架,此即为最原始的轿子。因当时的轿子仅作过山之用,故《汉书·河渠书》中称:“山行即轿” 。《汉书·严助传》有语云:“(助)舆轿而隃(逾)领(岭)”,意即严助乘坐轿子越过山岭。轿在一前一后两人肩上,望去“状如桥中空离地也” ,时又称轿为“桥”(“桥”“轿”二字古时相通)。

  至两晋,人们因轿子式样酷似车,只是车置轮而手推,轿舁竿而肩扛,遂谓之“肩舆” 、“平肩舆”。晋代,轿子渐多,抬轿谋生开始跻身于三百六十行之中。东晋书法家王献之曾至吴郡(今苏州)游览,他曾听说顾辟疆有座名园,园中风景特殊,心欲往游,却苦于不识途径,于是“乘平肩舆径入”, 即雇了一顶轿子前往。

  唐以前的轿子,尚属十分简陋,把木板固定在两根杠子上即成,所以又有“板舆” 之称。人盘坐板上,重心颇高,既不安全又欠雅观。唐朝中叶以后,随着椅子的出现,轿子的式样随之发生了变化,即两根肩舁固定在椅子两旁,人坐其上,双脚下垂,肩背后靠,较之板舆安全舒适得多。但直至唐末,这种椅子式的轿子仍未有顶盖及围幕,显庆年间(656年-660年),唐高宗曾因宫女坐轿“全无障蔽”,“ 过于轻率,深失礼容” 而严加训斥,并禁宫女乘轿。

  经五代至北宋,轿子的制作不断改进,不只装上了顶盖,且有围屏等饰物。对此,《宋史·舆服制》中有详细记载:“其制……凸盖无梁,以篾席为障,左右设牖,前施帘”, 其款式与现在所说的轿子大致相同。

  漫长的封建社会中,轿子是统治者权势和威严的象征,又是官吏品级的标记。南北朝时,对此尚不甚讲究,唐朝建立以后,开始有了规定,且渐臻森严。

  唐朝初年,轿子作为一种新的交通工具,普遍出现在社会上,贵者、富者皆可乘坐,其中以妇女居多。唐朝中叶,朝廷规定,允许朝廷命官及其妻子、内侍、太监、宫女乘轿,一般胥吏、商人、庶民不得乘轿。唐玄宗时,有一天很想和大臣姚崇谈论时务,正巧大雨连绵,道路泥泞,玄宗命手下抬步辇召姚崇来,一时传为佳话(《开元天宝遗事》)。比起豪华隆重的车马来,步辇(肩舆)要随便得多,但这更能表现出古代帝王求贤待士的心情,造成君臣亲密无间的气氛。

  开成五年(840年),根据大臣黎植建议,唐武宗定制,除三品以上的宰相、三公、尚书令及其致仕(退休)者、患病者外,其余“不限高卑,不得辄乘担子(即轿)”。即使朝廷命官因公外出,途中患病不能乘马者,经申报中书、门下省及御史台批准,方可乘坐轿子,但须自己出钱雇请,其朝禁之严,可想而知。至于违反朝禁的,要受惩处,并逮送官府治罪。

  五代时期战乱不断,朝禁松弛,即使富贵之家女眷外出,也都坐轿。

  北宋建立以后,封建士大夫认为乘轿“以人代畜”是有伤风化的不道德之举,所以“皆不甚乘轿”。元祐初年,宋哲宗因司马光是四朝元老,德高望重,念及他年事已高,特许其坐轿子三日一上朝,“(司马)光辞不敢当”。 政治家王安石任宰相时,有人曾劝他乘轿。他谢绝说:“自古王公虽不道,未敢以人代畜”。 故北宋凡朝廷命官都不乘轿,个别病老者,“朝廷赐以乘轿,皆辞而后受”。 对于民间富户乘轿,则不加限制,到了绍圣二年(1095年),侍御史翟思上书言:“士人与豪右大姓,出入率以轿自载,四人舁之……旁午于通衢,甚为僭拟”, 吁请禁止。宋哲宗遂令不许豪门富户乘轿,但朝廷品官家眷许乘普通小轿。

  古代,轿子在官场中的普及是在高宗南渡以后。1127年,金兵攻陷北宋京都东京(今开封),徽、钦两帝被掳,北宋宣告灭亡。康王赵构在南京(今河南商丘)称帝,建立南宋政权,继而南迁扬州,文武大臣纷纷云集扬州。江南多雨,高宗(即赵构)以“扬州街路滑,始许朝臣乘轿”。 从此以后,文臣武将上朝或外出巡行,均以轿子代车马,继而王公及品官之妻也许坐轿。到后来,“士庶家与贵家婚嫁,亦乘担子”, 新娘乘“花轿”, 自此始也。普通百姓一生中,只婚嫁时坐一次轿子,故视为终身最荣幸之享受。短短数十年,江南城镇乡村的轿子不绝于道,举目可见,当时,还出现了以租赁轿子赚钱的商家。无怪乎理学家朱熹嗟叹道:“至今则无人不乘轿矣!”轿子成了风靡南宋社会最时髦的交通工具。

  东晋陆翽的《邺中记》里记载,后赵的残暴国君石虎,打猎时就坐在一种


李丹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