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潮安:墨彩交响的山水乐诗

2017-01-16 | 来源:中国艺术

  王潮安,字瀚生,1951年生人,祖籍山东。幼好画,笔勤不辍。崇尚中国画的优秀传统,认真研读前人的优秀作品,对中国画的格、韵、气、图有着独特的领悟和把握。作品强调情感的真实流露和画面的格调与情趣,充满时代感。现为国际造型艺术家协会(iaa)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齐鲁创作中心副主任,安徽省老子画院副院长,留仙洞画院院长,深圳政协画院副院长,南山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深圳画院签约画家。

《源远》2015年 纸本180X140cm

墨彩交响的山水乐诗

                文/鲁慕迅

  我一向把绘画作品乃至一切艺术作品视为一种有机的生命形式。或者说它是一种特殊的生命信息的载体。因此,当我观赏一幅作品时,首先就看它是不是蕴含着内在的生命。一幅具有内在生命力的作品,不用说,它的形式和内涵也一定是和谐、完美、耐人品味的。
  我看王潮安的画,就觉得它有着一股扑面而来的生生之气,有着激动人心的内在的生命力。正是这种内在的生命力才引起我感情的共鸣和审美的愉悦。

《梦里山川》2015年 纸本180X140cm

  王潮安的绘画生涯,发端于粤中名胜罗浮山,继而又在灵秀奇伟的桂林山水间得到陶冶和滋养,这不仅使他的画幅富于南国淹润华滋的特色,从而也熔铸了他画中的风骨与诗情。他常常怀着一腔痴情登山临水,或对景写生,即兴记录下一时的审美感受;或静观默想,捕捉大自然所给予的启示和灵感。在与大自然心心相印的交往中,得山川之灵气,知草木之性情,搜尽奇峰,储于胸中,付之缣素,可谓善师造化者。因此他的画虽取材于自然,却不是一般意义上对自然的再现和反映,而是作者内心世界的表现。

《春雨》2016年 纸本136X68cm

  作者十分热爱和珍视中国画的优秀传统,对古代和当代大家山水画有过深入的研究,认真的解读,对中国画的意境创造,意象造型,笔墨韵味等艺术审美的特性存着深切的领悟与把握,这样就为他的山水画创作奠定了坚实的传统绘画的根基。然而在他的画中却没有师某家、法某派的些微痕迹,可谓善于师古人之心而不师古人之迹者。中国绘画传统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就在于它是一个随时代的前进而发展的有机动态结构。今天的中国画更处于由古典艺术形态向现代艺术形态转变的过程中,它要求一切富于创造精神的画家为它开辟新路,增添活力。

《春风又绿》2016年 纸本136X68cm

  当王潮安有缘来到西方绘画中心的巴黎,置身于罗浮宫西方大师的画幅面前时,心情无比激动,眼目为之一新,他从这另一个艺术世界里受到深深的震撼和启迪。从罗浮山至罗浮宫,他找到了一条中西融合的道路。此后他对西方绘画的研究倾注不少精力,而且在研究的基础上尝试着吸收和融合。  他对西方绘画的吸收,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色和光,二是造型手段,三是取景构图。

《牧归图》2016年 纸本136X68cm

  受文人画“水墨为上”观念的影响,传统的写意山水画对水晕墨章的发挥,可谓极尽变化,而对于色彩则不免有所轻视。王潮安对西画色彩的吸收,正是现代中国画的发展所需要的。如他的《山色画图中》、《千山鸟飞绝》、《秋韵》等,即使仅从色彩的角度看,也和传统的山水画有着明显不同的效果。他在处理墨与色的关系上,仍然是以墨为基础,以保持调子的统一;同时做到墨不碍色,色不碍墨,以保持笔触的新鲜性和力度感,因而不是削弱而是加强了写意画所应有的那种水墨渗景、酣畅淋漓的韵致。他对墨和色的运用,在画面上造成一种有如西方绘画中的光的感光,而又符合于中国画自身虚实变化的要求,这种尝试,无疑是成功的。

《春心初动》 2014年 纸本140X180cm

  传统的中国山水画以线为造型的基本手段,在王潮安的山水画中却大量地使用着点和面,基至以泼墨、泼色、水冲的方法以造成更大的块面效果。但由于部分山石的结构、树木屋舍等仍是以线造型,以墨为骨,仍不失中国画的笔墨韵味。而以点和块面代替“荷叶”、“披麻”、“斧劈”等传统皴法的结果,则是明显有别于传统山水画的面貌,也更加符合南国山水的自然特征。这从《风雨知多少》、《情寄云山碧海》、《春雨》等许多作品中都可以看到。

《早春三月花映红》2013年 纸本140X180cm

  在王潮安的山水画中,几乎没有全景式的大山大水,也不用“三远法”之类的构图方法,而多取局部山水的特写。这种取景构图的方法不仅与西方风景画有某些相似之处,也反映出作者是从近距离对大自然进行观察与抚爱。作者于这种构图中即能深入刻划,尽其精微;又能以少胜多,小中见大,确有其独到之处。如前面提到的《千山鸟飞绝》、《山色画图中》等作,山石迎面壁立,气势逼人,从视觉上便能给人以极为强烈的感染;而《野趣》、《秋韵》、《春雨农家》等,又使人产生可以走入画中的亲近之感。

《梦幻》2016年 纸本136X68cm

  作者对西方绘画的借鉴和吸取,首先是立足于传统绘画的基础之上的,是以不失去中国画的审美特性为前提的;同时也是为着和传统的中国画拉开距离,推动中国画的发展;而他的吸取又是经过选择、消化的过程,使之成为中国画生命机体的有益的养料。
  作者是一位言语不多、踏实勤奋的画家,也是一位善于思考、富于创造的画家。他从传统走来,不断追随时代,探索前进。他那既有民族特征又有时代特征、个性特征的山水画,在当代山水画园地中理应占有自己的地位。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