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安卓后 谷歌为何还要从零开始开发新系统?

2016-08-22 | 来源:网易

undefined

网易科技讯8月21日消息,据外媒Fast Company报道,上周末,一群谷歌工程师做了一件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他们悄悄地揭晓了一款名为Fuchsia的全新操作系统,从理论上来讲,将同自家的Android系统展开竞争。

这款谷歌新开源操作系统的代号为“Fuchsia”,几乎可以搭载到任何硬件上,诸如ATM机和GPS导航仪这样轻量级、功能单一的设备,到PC台式机,都可以是它一展身手的舞台。但不像我们所熟悉的Android系统,Fuchsia并不是基于Linux内核开发出来的,也并非产自任何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运行于所有个人计算和沟通设备下的软件,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它计划完全是从零开始。

目前,谷歌方面并未发表任何大的声明,也并未向我们透露Fuchsia的使命是什么。我们所能知道的是,Fuchsia还处在早期开发阶段,或许它充其量只不过是谷歌的一次实验。然而我们相信,谷歌有充分的理由,去重启一个已沉寂数十年的操作系统开发领域。

“坚毅”的内核

你真得了解你每天都会接触到的手机、平板和笔记本吗?有一些东西你或许还不太清楚:对绝大多数这些电子设备来说,它们所采用的软件“内核”都已经非常得老了。Android系统使用的是Linux的内核,它的开发史起源于1991年。而Mac OS X,iOS和其它苹果平台都是基于Unix内核,它则源自于1969年的AT&T贝尔实验室。Windows计算机选择的则是Windows NT内核,它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993年。

内核的设计使命是更好地管理操作系统的最底层。它会处理那些来自于硬件设备的请求,比如键盘、任务计划程序、管理文件和存储指令。正是得益于内核极大简化复杂系统的存在,开发者不需要知道打印机具体的型号,就可以通过调用一款应用,来轻松地打印任何我们想要的东西。

就目前这一行业的科技进步水平来说,Unix、Linux和Windows NT这些老内核的适应能力已经同这个时代显得格格不入了,业内知名分析师霍拉斯·德迪乌(Horace Dediu)也指出,目前计算设备最底层的计算方式同几十年前我们所采用的计算方式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举个例子,现在的Windows计算机所采用的芯片同第一代IBM计算机所采用的英特尔处理器是一脉相承的,若是从这一角度来看,内核其实都是通用的。

“我们其实还在用同样的架构,我们对计算机的概念也从未更新过——寄存器、门电路、晶体管——所以,若是需求就是这样的话,我们其实不需要造出更好的内核”,德迪乌这样说道。“现在的内核就已经能满足我们的需求了。”

当然,你也可以说这只是我们少数人的想法。近年来,我们将传感器、计算元件都集成到了更多的硬件上,举个例子,将我们普普通通的一个家摇身一变,改造成了智能家居,通俗地来讲,就是让任何东西都连到一起(即所谓的物联网)。

而谷歌研发Fuchsia新系统背后的逻辑或许就是,在这波智能硬件的新浪潮中,像Linux这样的老内核已经顺应不了时代的潮流了。正是基于这样的思考,Fuchsia

的开发者期望能开发出一款更为现代化的新内核。(Fuchsia本名为Magenta,它是谷歌日前进行的另一项名为LittleKernel实验的产物)

来自Particle公司的扎赫·苏帕拉(Zach Supalla)也指出,小型计算设备在运行Linux系统时也会出现一些问题。Particle是一家专注于为物联网产品提高硬件套装和开发工具的公司。

从一方面来讲,Linux对这类小型应用来说,体量确实有点大了。即便如今的Linux内核都已经模块化了,这可以让开发者们剥离开他们不需要的组件,但它仍需要占据MB数量级的存储空间,这意味着Linux内核很难被塞入那些廉价的微处理器。反而来说,若是开发者们想要使用Linux内核,他们必须选择更大、更贵、更耗能的处理器。

“我们还未填补这一供应链间的空白,市场需要质量更好、价格更低的产品。” 苏帕拉这样说道。

另一个问题是Linux并不是一个“实时”的操作系统。与那些被植入到ATM机、医疗产品和其它功能单一设备中的嵌入式操作系统相比,Linux所采用的设计可以进行多任务处理。虽然对于那些通用的大计算机来说,这一功能可以将其性能进行最大化的利用,但它也给那些需要精确定时的设备,比如3D打印机和许多内置于汽车的电机发动器带来了新的问题。

“如果你想要确保你的指令你能精确到微妙时刻运行,你不会希望让计算机来决定那时该运行些什么。” 苏帕拉这样说道。

除此之外,苏帕拉还表示像Linux这样的通用目的操作系统,当它们被应用到物联网时,也会出现更多的隐患。物联网系统上会有更多的代码,这意味着会存在更多潜藏安全漏洞的可能,它们需要通过防火墙和VPN进行锁定。

苏帕拉表示:“运行实时操作系统或嵌入式操作系统的好处之一是,你不需要做任何的锁定,它不会像你所担心的那样,运行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除了你自己写的软件之外,它不会运行别的了。”

苏帕拉推测,Fuchsia打的算盘是试图将Linux——这个目前协调应用和硬件之间通讯最棒的操作系统——同现在如FreeRTOS和ThreadX这样的嵌入式操作系统的安全性优点,结合到一起。

“谷歌的工程师或许希望Fuchsia能达到Linux那样的高度,但同时又能兼顾RTOS在性能、小型应用和实时性上的优点。这将是一件壮举,并且我认为从理论上来讲,它是能被实现的,只是从来没人这么做过罢了。”

Fuschia的野心

如果Fuschia的目标只是瞄准在那些小型设备上的话,它或许还不值得引起我们那么多的关注。但是Fuschia的开发者们显然还有着更为远大的雄心壮志,他们声称Fushcia可以运行在智能手机和台式机上。这样一来,Fushcia理论上将同Google旗下的Android和Chrome OS展开最直接的竞争。

谷歌这么做的动机是什么?根据苏帕拉的推测,最有可能的情况是这样的:从零开始的做法,更利于打造一个更为高效的操作系统,这样它成熟之后,可以反过来去支持更多高效的服务器——这是谷歌一直非常感兴趣的领域。

苏帕拉同时还表示,对PC台式机的支持将有助于开发者模拟大规模小型设备同时运行的情景,确保这些小型设备能规模化运转。

“对测试来讲,相比于布置数百万片芯片,让它们同时运作,搭建数千台服务器,然后让每台服务器都同时运行数千个软件应用好容易得多。” 苏帕拉这样说道。

对此,德迪乌则有着一套完全不同的看法:开发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可以免于受到专利侵权的困扰,这是萦绕在谷歌Android头上多年,所挥之不去的一片乌云。

“因为现在的Fushcia完全是一张白纸,所以它不存在会同任何其它设计雷同的可能。这或许是一个很合理的猜想看,因为Linux的知识产权问题很负责。”德迪乌这样说道。

不过,我们仍需记住一点,那就是这一却还只是纸上谈兵。Fuchsia的开发者们表示,他们终有一天将正式发布这一操作系统,并配上完整的相关文档,但就目前来说,这一切还稍显得有些遥远,甚至于谷歌究竟会不会往这里边砸钱也还不明确。

Android生态系统已经非常得庞大了(它甚至已经开始同Chromebooks整合了)。而与此同时,谷歌也在一名基于Android,名为Brillo的操作系统,它将专门应用于物联网。Brillo将成长成为一个完整的平台,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操作系统。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谁都难以预测未来,就像当初的Unix原本只是贝尔实验室的一个志愿者项目,在开始之初,并未得到任何组织的认可,而林纳斯·托瓦尔德斯(Linus Torvalds)当初开发Linux,也只是将其当作一个业余爱好。

或许,多年后我们回首时,也会侃侃谈述Fushcia是如何从一个不可能的开始,成长成为一个如何了不起的存在,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这一切的答案。(止水)

 

新闻排行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